Loading . . .
硅胶娃娃,你终于扯下了打工人最后的那块“遮羞布”

硅胶娃娃,你终于扯下了打工人最后的那块“遮羞布”

01说起硅胶娃娃,很多人会相视一笑,其中意味不言而喻。但是硅胶娃娃大多出现在私人生活里,如果把它放到大庭广众之下又会如何呢?粉红灯光映照的房间,弥漫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,衣着简单的硅胶娃娃坐在床头…这样有特殊意味的环境确实容易让人“想入非非”。体验馆老板是一个40来岁的中年人,通过攀谈,他告诉我说以前是打工人,最能体会打工人的苦,自己开这样的体验馆的主要对象就是“打工人”。

老板说体验馆刚开业的第一年,街上的行人路过的时候大多会指指点点,有些人还冲到店里来骂他不知羞耻,甚至亲朋好友对这些体验馆的评价也是有褒有贬,不一而足。“多好的思路,减少了一部分犯罪,又卫生又安全,没有仙人跳,维护了家庭和谐,满足了打工人需求。”“好的产品就是符合人性,满足顾客需求。但能不能赚钱,除了产品这个基础外,就要看商业模式了。”“打工者,一天的工资只够给你们那里消费了,388的价格太高了。”“我个人认为是社会的进步,卫生要搞好,管理要规范,这么多单身人士,还有背井离乡的,应该尊重人的本性。我早就想过这样的事情。”老板说来体验的客人大部分是附近工厂的打工人,他们对体验店的服务很喜欢,还有人说老板做了一件大好事!听了老板说的这些路人和打工人对体验馆的评价,我真是既感觉好笑,又有一丝悲凉。原来背井离乡的打工人,在解决了吃穿住行之后,还有最后一点需求没有得到满足,他们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晚,有太多难以启齿的苦楚无处诉说。

02老板说来的比较多的客人中有一个叫小坡的人,小坡是2013年出来打工的,在一家电子厂做流水线工人,29岁还没有结婚,他所在的工厂男女比例严重失衡,300多人的厂里只有不到20个女工,年龄还都在40岁以上,这样的工作环境让大多数像小坡这样的年轻人很难找到合适的对象。小坡说他赚的钱比较多,还可以来体验馆,他听说厂里有一个寝室6个人凑钱买了一个最便宜的充气娃娃,轮流使用。

“对于进入城市、没有配偶或和配偶长期分居的打工者,特殊需求更多是一个经济问题。”我记得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对体验馆有过一段表述,他说:“有些打工者既没有能力和条件将配偶带在身边,也没有办法通过其他途径解决自己的需求,硅胶娃娃体验馆也许给他们提供了更多的选择。”

有人认为体验馆违背了公序良俗,很不道德。也有人认为体验馆并不损害他人的利益,无需对它上纲上线。其实,不仅仅是打工人,很多单身男性也有一些需要解决的需求,体验馆的出现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案。

小丁和妻子非常恩爱,妻子在5年前不幸离世后,小丁始终不能从失去妻子的伤心中走出来,无法接触异性,更不能结婚。无奈之下,小丁便把目光投向了实体娃娃,他说:“我不用戴上道德的枷锁,也不用对别人负责任,我并不想做什么其他的事,只是想找个人安安静静的说话。”小丁经常将妻子生前的衣服穿在娃娃身上,小丁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和妻子在一起的快乐日子。

03“我们打工人也是正常人,也有正常的需求,而很多人并不能从现实中满足自己的需求。”我去体验馆的时候,正好在店里遇到一个打工人,他这样对我说,他说我不偷、不抢、不负责,这样的自由什么都换不来。诚然,这样的体验馆可能在短期之内还得不到大众的认可,但是它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打工人的心理压力。

体验馆的老板说他开业以来,很多时候来消费的是80或90后的年轻人,大多数是五六个人一起来,有时候去房间消毒的时候,有的胳膊断掉了,从中能够感受到有些打工人平常还是很压抑的。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,就需要从重视物质文明转向重视精神文明,对于打工人也是一样,在保障了他们的物质生活后,他们的心理健康也应该受到关注。

体验馆的店主讲了这样一个细节:客人来的时候“鬼鬼祟祟”的,但是离开的时候神情特别放松,还常常感谢我们,有时还会给我们送水果。这样的细节表明,体验馆的存在,帮助这些打工人化解了一部分心理压力,也因此受到了他们的欢迎。

04硅胶娃娃对于很多打工人来说,可能只是现实生活需求的一种替代品,是他们得到心理满足的一个情感寄托,这与恋爱很像,只是更加偏向于对一个人的占有。到体验馆的客人中,有人可能伴侣长时间不在身边,有的可能在感情上受到了挫折,难以建立比较满意的现实关系,再或者有一部分心理需要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得到满足,他们就到体验馆这样的空间里来满足自己这部分的幻想,而孤身在外打工的人是最容易产生这种需求的人群。

有些人会把硅胶娃娃当作自己的爱人、妻子甚至是女儿,达到了抒发情感的需求,但是它并不能从情感上代替真实的人。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存在反馈,就是你对我有情感输出,我对你有情感回报,这是人与人之间正常的情感交流。而人与硅胶娃娃之间并不存在情感交流,它只是情感输出的一个载体,并不能反馈情感。比如,我给妻子送了一支口红,她可能会很开心,或者会因为不喜欢这个颜色而不高兴,她会表达出来喜怒哀乐,而硅胶娃娃却做不到这一点,它不会有这样的情感反馈。

真实的情感会在人的身上产生力量,会对人的心理产生影响,会让人的精神世界产生变化。虽然在现实生活中,人们会有很多无助或无奈的事,硅胶娃娃会给一些人营造一种快乐的安全感,但是那始终是自己想象出的世界,并不是外部世界的真实反馈。对于很多人对打工人使用硅胶娃娃的不理解,我认为“存在即合理”,硅胶娃娃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打工人的生理需求,如果它不影响他人,不对社会造成危害,那么就不要去干涉它,给使用它的人一份友善、支持、理解。你对这样的体验馆有什么看法呢?

Previous post 媒体人:王汝恒预计10月10日抵达太原 有望在窗口期加盟山西队
Next post 掘金公布季前赛赛程:首战10月4日对阵雷霆 后两场连战快船勇士